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读《苹果设计灵魂首谈 Apple Watch,并透露了乔布斯的一个秘密》有感

原文链接

Apple Watch 佩戴感非常棒,能够做到绝大多数情况下无感佩戴,特别是最新的 Apple Watch Series3 一同发布的「回环式运动表带」,其尼龙材质加上魔术贴的粘合方式,即具备了时尚感,同时在佩戴上达到了完美贴合手腕。

Apple Watch 虽然不是传统的圆形表盘,但是外观上和佩戴上还是非常具备时尚性,文章中有一张 Jonathan Ive 的佩戴截图,对比看下:

当然,最后两张是我自己的…

Apple Watch 的设计美学

我自己其实对「时尚」不太熟悉,自己喜欢带 Apple Watch 完全是喜欢苹果的生态,而且最新一代的 Series3 已经克服了第一代那种卡顿感,在功能上已经达到了「可用」的状态,所以自从带了 Series3 就没有摘下来过。

我们知道 Apple 是以「简约设计」和「实用性」著称的公司,这一点在 Apple Watch 上尤为明显。那个被冠以「抄袭」的表冠,其实是 Apple 结合了一贯的「简约」精神,为了达到操作上的直觉和简约一致的结果。

当人们在把玩电子玩物时,拇指一定要着力在某一点,比如我们拿着手机时,手指要么在电源键上,要么在音量加减上,这在交互上成为「物理性参考基准」。所以当我们抬起手腕操作手表时,虽然直接操作屏幕的「直觉操作」是苹果已经帮人们培养好的习惯,但是手表如果没有表冠,会让我们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,所以这个「表冠」的存在就具备了其「物理性参考基准」。当然它不只是装饰,我们在按下和转动「表冠」时都会有对应的操作,而且非常像 iPod 那样,当你看到一个界面时,本能的会知道是该转动「表冠」了:

我们再看米兰尼斯表带,手表界在米兰尼斯上下足了功夫,有这诸多的经典设计:

看起来苹果也借鉴了这种设计,但是苹果的米兰尼斯表带通过「磁力扣」的设计,一举让米兰尼斯表带达到了「完美贴合手腕」的地步,让整个手表设计界汗颜。

盲人、独眼人、双眼人

文章里 Jonathan Ive 一段关于手表的进化史和个人电脑的进化史一致的描述,给我带来非常多的启发。Jonathan Ive 认为手表的进化历史正好和个人电脑的发展史对应。

  • 一开始人们只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时间工具,于是在小镇上有了钟楼;这和人类一开始只需要用「大型机」进行计算的需求相同。

    图自 MakeMyTrip 和 ITProPortal

  • 当人们对时间有了更个性化,更及时性的需求时,在人们的家庭中就出现了「座钟」;这和人们希望能够自己掌握运算,于是就有了家用个人主机的意义相同。

    图自marshbeckr 和 Cornell Computer Scienc

  • 当人们需要随时随地关注时间,于是就有了怀表和腕表;这和人们需要更加便携的智能设备时,于是就出现了笔记本和智能手机的意义相同。

Ive 总结的手表的发展路径,我们现在看来应该很容易发现吧。其实并不然,这样的简单规律,一般人是无法发现的,因为像 Ive 这样的顶级设计师至少属于「独眼人」。

什么是「独眼人」?正如李如一在「一天世界」里一篇文章《盲人、独眼人、双眼人》说到的:

原版:在盲人的世界里,独眼人可以称王。

Robert Heinlein 版:在盲人的世界里,独眼人举步维艰。

Alan Kay 版:在盲人的世界里,独眼人可以称霸,但双眼人举步维艰。

当然这句话说的有些玄学意思,其实如果你想成为「独眼人」也是有些路径可循的,最近在看《网易产品如何超车》,他们在做「网易云音乐」时,他们遇到了发展瓶颈,产品团队当时的解决方案是,分析并找到产品的「核心共性」,并对产品进行「品类拓展」,为了理解这个「核心共性」我们看好一下网易云音乐的核心共性:

图片来自《网易产品如何超车》

怎么样,这个规律看起来像 Ive 发现的手表进化规律一样简单吧。还是同样的问题,我们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属于「盲人」,是很难发现这些规律的(产品的核心共性)。幸好网易团队还是给出了一个从「盲人」到「独眼人」的一个路径,诚如他们在回答「怎样培养抽象核心共性的能力」时,总结如下:

  • 提升逻辑能力,透过现象看本质
  • 判断行业发展趋势及产品未来的定位
  • 回看互联网优秀产品的版本更新记录
  • 有意识的积累、实践、复盘
  • 吸收失败的经验和教训

一个「盲眼人」在通过这些训练后,还是有可能具备「透过现象看本质」的能力,能够发现产品的「核心共性」,即成为「独眼人」。

Apple Watch 何去何从

其实这篇文章,并没有告诉我们 Apple Watch 何去何从,我读到最后其实不关心这个问题了,因为它的走向应该在短时间内同 iPhone 的走向相同,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。

原因很简单,只要 Apple 团队像 Jonathan Ive 这样的「独眼人」一只存在,产品的发展就会充满动力,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拭目以待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